胡小明:让数据整合共享更有效益

2017-12-02 19:17 来源:数邦客
浏览量: 收藏:0 分享

11月23-24日,"2017互联网+智慧中国年会"在北京召开。本届年会以"智绘城市 数造未来"为主题,以数字政府、智慧城市、互联网+政务服务、数据治理、信息社会等为主要议题。会议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化研究中心、北京国脉互联信息顾问有限公司联合主办,国脉海洋信息发展有限公司、浙江蟠桃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协办,共有来自全国部委、省、市、区县电子政务、智慧城市、大数据主管领导、行业专家、企业代表、主流媒体千余人参会。

Jfoto2607_20171124_DSC_8093-2.jpg

  中国信息协会原副会长 胡小明

  在24日上午举行的"数据治理与大数据局发展定位研讨会"上,中国信息协会原副会长胡小明发表了《让数据整合共享更有效益》的主题演讲,以下是主要内容(根据现场速记和录音整理,未经本人审核):

  一、信息共享理念需要调整

  信息共享、信息整合,这个问题已经出现很长时间了,在八零年前后IBM的书上就在讨论如何促进信息共享,每次开会也都在说信息共享不好。一个问题如果说了20年还是这样,那现在能不能做好?为什么一个陈旧的问题一直讨论到现在而且还没解决?现在要解决有什么根本性的做法?这些问题一定要想清楚。

  从我看来,我觉得信息共享是70年代末80年代初的时候开始提出来的,那个时候为什么做这个事情?最核心的问题是推广宣传数据库的应用。到今天数据库的应用已经成为大家常用的。信息爆炸的时代,再谈信息共享这个问题,我甚至认为它已经是一个过时的主题。而且我们有些想法,大家要仔细分析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把问题想清楚。

  第一,政务信息共享理念需要更新,信息稀缺时代的口号在信息爆炸时代就下岗了,我觉得政务信息共享始终讲不清效益。

  第二,对信息共享的效益期望过高。不要认为信息共享的时候,我们就有一系列很强大的发现,什么新建议都能涌现出来,当你期望过高的时候,就会向领导打报告增加投资,但做不到怎么办?今天我们有太多的信息渠道,这些渠道把问题都暴露出来了,所以在考虑信息共享建设时,要考虑信息共享渠道是不是已经有了。

  第三,现在老是期望行政手段,最大的问题是什么?行政手段是短期发挥作用的手段,缺乏可持续性,而信息共享是持续服务的事情,行政手段解决不了长期共享的问题。

  第四,信息共享的理念是过时的。现在有百度、谷歌、微信,到处都是共享,躲都躲不开,还增加信息共享,有价值吗?这个时候就要更新理念。

  首先,资料稀缺时代的政策,现在就不必延续了;改进决策不如优化操作更有效益,要想用增加信息来改进决策,已经是过时的措施,信息稀缺时代资料找不到,现在找信息已经不困难了,今天我们会发现真正要做的是提高基层操作的效率,面向高层不如面向基层,精细化管理的主要问题是基层,数据服务的主要方向是基层。。

  政府推动数据整合与共享,其实这是两个概念,我们一般不加区分。实际上笼统的信息共享包含着两种概念,一种是高层的应用,是从决策高度考虑,决策使用的是信息决策,不是数据决策,所有数据加工成信息。但是基层的操作是使用数据,是数据处理,数据处理会修改数据记录,通常的信息共享并不改变数据,对别人不会影响,但是数据处理不一样,数据处理会修改数据,例如用户办证照手续过去没通过的东西通过了,或者是增加了功能,第二个人再使用就不一样了,因此这种使用的是数据的互动使用,不是我们通常意义的数据挖掘使用。这两种数据用法是不一样的,基层用数据操作,高层用信息决策,两种用法混在一起的时候会造成概念混乱。

  两种应用模式混在一起会带来应用效益的降低,到底怎么做比较有效?有效的应用是与可持续业务连在一起的,要仔细讨论业务的可持续问题,因为可持续的业务才会更有效益。比如一个城市运行管理中心,把数据收集起来,进行分析,但是这种机构应用可不可持续?一开始可能会产生许多数据分析报告,但2、3个月之后这些数据用得差不多了,报告也出得差不多了,机构以后怎么办?如果没有连续性成效出来,机构就会存不住,对于城市运行中心这样的信息机构业务的连续性、持续性非常重要,持续稳定的业务是机构生存的条件。

  数据整合共享是长期问题,经济上合理才可持续。信息共享服务的竞争,是面对各方面的竞争,数据整合共享工作的负责人不要认为领导只看你的东西,实际上他要看互联网、听汇报、看报纸,这样政府内部数据的重要性就会下降,不要以为内部数据一调整,会对决策有影响,有可能改了三次领导看都没看。要以公众获得感来评价成果,政府数据整合共享的效果要关注公众的获得感,要看社会效果,不要老盯着领导,政府内部数据的整合共享对领导决策的改进意义并不大,社会效益更重要。

  二、数据整合共享的含义

  关于数据整合共享的含义,把这两者区分是有必要的,一个是面向基层的业务,目的是提高操作效率,一个是为了决策。

  研究型和业务型应用的区别,业务型应用使用的是数据处理的记录数据,是用具体数据操作,而研究型应用的是人脑对信息的应用,需要先从数据中挖掘信息来再用来决策,两种应用模式差别很大,是很难在一个流程中共用的。我们处理事情一定要区分,不同的应用有不同的方法才会有更好的效果。

  数据整合主要面对基层业务操作,为公众的服务,包括各种各样的具体用户,因为处理的是工作的记录,操作数据必须要精确,数据的质量非常关键,是基层业务操作的核心。信息共享主要是面对高层应用的,互联网已经大大推动了共享,所以我们就要想想,已有的信息渠道对共享到底解决到什么程度?实际上领导对我们自己管理的内部数据看得并不多,他只需要一些统计数据,具体情况他心里已有数,他更关心其他省市领导是怎么决策的,有什么创新,而我们现在的数据整合共享工作根本未考虑领导关心的问题。

  三、不同业务数据整合共享需求

  基层服务最需要数据整合,领导决策的需求是能够从数据中挖掘出新的信息与规律以便改进决策,而日常办公人员的需求又有不同,办公人员经常要做的是查文件,查领导讲话,核对有无冲突,所以要的并不是信息分析研究,而是文字处理,要提高的是文件查询核对工作的效率,他们需要的是提高政府内部文件与报表的查询效率,能够把常用的东西迅速的找出来的检索工具,而不是增加信息的搜索。

  四、增加公众获得感

  基层服务最需要业务数据整合,领导需要信息共享,日常办公需要文件检索工具,要增加公众获得感需要提升公共服务的方便性,提高政府服务效率才有社会影响力。大数据局的工作要多关注长期的、系统化的业务,比如"只跑一次"的服务,基层操作业务的效率提高更有可持续性,公众才能更有获得感。

  信息技术的优势是改进操作,并不是改进决策,如同写文章,信息技术的作用是提高字处理、排版、打印的效率,而不能提高文章的质量。

  政府的数据整合共享工作要加强宣传,不宣传人家也不懂,要像企业建立品牌那样重视宣传,有计划地宣传才能形成政府的良好形象。

  五、提升数据整合共享效益的建议

  一是使政务数据整合共享可测量。所做的事情一定要可测量。信息共享管理难是因没有有效地测量方法,凡不能测量的东西都是哄人的,因为可以随意解释,数据整合共享一定要有合理的测量办法,并且测评结果要排名,激励部门改进。

  二是数据整合共享有所为有所不为。大量的社会需求是不可能都做的,让公众只跑一次你也做不完,怎么办?应选择用户使用率高的项目去做,这样才有效益,技术并不能保证效益,效益来自精明的选择,有效益的顶层设计是有重点的设计而不面面俱到的设计。

  三是鼓励社会利用政府数据开展增值服务。增值服务可帮助公众利用政府原始数据;鼓励企业利用政府数据开展增值服务;鼓励企业利用自己的数据资源服务社会。

  谢谢大家。

标签:

责任编辑:zhangxiuqin
在线客服